首頁 > 玄幻 >

[曆史軍事--架空曆史] 絕品廢材皇子

[曆史軍事--架空曆史] 絕品廢材皇子

  • 狀態:連載中
  • 分類:玄幻
  • 作者:佚名-zhangzhongshu
  • 更新時間:2024-06-12 11:37:33
[曆史軍事--架空曆史] 絕品廢材皇子

簡介:穿越成廢柴皇子,秦正靈活運用各種先進知識,與各方勢力爭鬥,終有一日,登頂世界巔峰,醉臥美人膝,醒掌天下權!

開始閱讀
精彩節選

-

“這件事年代久遠,我當時還小,記不清太多細節,你要仔細回憶一下,能夠獲取母妃信任的人,當時一共有多少?能夠讓母妃毫不猶豫的派遣你出去的人,必定是她信任的這些人之一。



秦正沉聲說道。

“我一定會查清楚的,既然這件事是安排好的,那小姐落水,也不是意外了?”

陳滄海冷聲說道。

“自然不是,我是親眼見到秦承嗣將母妃推入水中的,而湖心亭當時連個太監和宮女都冇有,還是我喊了半天,纔有人過來,發現母妃落水,你說可笑不可笑?”秦正冷聲說道。

“秦承嗣!”陳滄海咬牙,“老奴這就去殺了他。



“不要衝動!”秦正急忙拉住陳滄海。

“殿下,是他害死了小姐啊!”陳滄海蒼老的雙眼中流出了淚水。

“我知道,所以,他一定要死,但是直接殺死他簡直太便宜他了,我要讓他生不如死!你肯相信我嗎?”

秦正冷聲說道。

“我相信殿下,隻是太便宜他了!”陳滄海不甘的說道。

“放心,我會讓他一點一點的體會什麼叫做絕望,還有當初是誰騙了母妃,這一點,你要去查,你是當年的當事人,應該能夠找到一些蛛絲馬跡。



秦正沉聲說道。

“是,殿下!”

陳滄海應了一聲。

“你且不要輕舉妄動,我知道你要殺他很簡單,但時候相信我,單純的殺死他,太便宜他了,而且,我們自己也會陷入被動,到時候,這炎國就再也冇有我們的立錐之地。

”秦正沉聲說道。

“老奴明白!”陳滄海點點頭。

“隨我去宣博光那裡走走,看看他的珠光白準備的怎麼樣了。

”秦正擺擺手,走向了宣博光的廂房。

珠光白的製作暫時就在這幾個房間裡進行。

秦正來的時候,宣博光正在忙碌,見到秦正,急忙打了個招呼。

“這珠光白幾日能出?”秦正問道。

“五日左右,放心,誤不了殿下的文鬥。

”宣博光沉聲說道。

“那就好,你忙著吧,有任何問題,都可以找老陳!”

秦正點點頭,見到宣博光和陳滄海打過招呼之後,轉身就離開了這裡。

“老陳,我的那幾個哥哥為什麼一個都不在宮裡?都去乾什麼了?”

秦正問道。

“大炎皇子長到一定的年紀,就會外派,或領軍,或從政,要等到皇帝召喚,才能夠回朝,大炎的五個皇子,分彆在不同的地方,其中,秦承嗣在邊塞領軍,累有軍功,朝中傳言,很有可能會被立為太子。

”陳滄海沉聲說道。

“是嗎?”秦正喃喃道。

“是,秦承嗣軍功不少,有治軍也有治民的經驗,最關鍵的是,他是嫡子,也是長子,無論立長立嫡還是立賢,他都占據優勢,因此在朝中,支援他的人非常多,幾乎占據了朝臣的一大半!”

陳滄海說道。

“這還不是最關鍵的,最關鍵的是他的母後,來自王氏,乃是王太保的親妹妹。



“東山王氏嗎?好大的來頭!”

秦正冷哼一聲。

“是,東山王氏,根深葉茂,整個炎國的四大門閥之一,曾經鼎力襄助過高祖皇帝建立炎國,所以,王氏在炎國境內地位很高。

”陳滄海說道。

“明白,不就是門閥世家嘛,流水的皇朝,鐵打的世家,是吧?”秦正冷笑道。

“正是!有了王氏的支援,秦承嗣成為太子,似乎隻是時間問題。

”陳滄海沉聲說道。

“那第一步就絕了他當太子的希望,我要他在絕望中一點一點的消亡!”

秦正沉聲說道。

這是前身留下的執念,他又感覺,要是不完成的話,恐怕自己這一輩子都不會安生。

“如此甚好!”陳滄海點點頭。

“知道他現在到哪裡了嗎?”秦正問道。

陳滄海搖搖頭:“我們冇有自己的情報來源,所有訊息知道的時間都比宮中要晚,而且並不全麵。



“這樣不行,要鬥倒這樣的對手,情報非常重要,江湖上應該有不少奇人異士,你能不能找一找,看看能不能收編一些得力之人,成立我們自己的情報組織?”秦正問道。

“老奴可以試試。

”陳滄海沉聲說道。

“人手一定要可靠!”

秦正沉聲說道。

“明白!”陳滄海點點頭。

“走吧,該去鍛鍊了!”秦正擺擺手,兩人很快就消失在了皇宮中。

“你說什麼?”禦書房中,秦梁臉色一變:“梧桐苑中曾經爆發出過強大的殺氣?”

“是,陛下,想必,應該是那陳滄海動了殺機!”

王公公沉聲說道。

自從秦正從禦書房離開之後,他就一直在暗中跟著,梧桐苑他是不敢輕易進去,但是那股殺氣幾位慘烈,他遠遠的就感知到了。

“好個陳滄海,區區奴仆,竟然敢對主子產生殺意,真當朕殺不得他嗎?”

秦梁大怒。

他自然知道,陳滄海的這股殺意是針對誰的,他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有人對他最看中的兒子動殺機。

“你去給朕調集皇宮禁衛,立即將陳滄海拿下!”

“陛下,無憑無據,隻怕難以令人信服,再說了,七殿下那邊也不好解釋!”

王公公小聲說道。

“朕需要向他解釋?”秦梁臉色一寒。

“自然是不需要的,但是陛下,陳滄海的實力很強,一旦讓他逃脫,實在是個巨大的後患,另外,那殺氣隻是爆發了很短的時間就平息了,應該是七皇子已經將他勸住了,這時候,您再去拿人,冇有證據不說,也會寒了七皇子的心,那幾日後的文鬥。

.”

王公公冇有說下去。

“哼,他還敢拿文鬥的事情來威脅朕不成?”秦梁冷哼一聲。

“以七殿下的脾氣,這還真說不準!”王公公小聲說道。

“你說什麼?”秦梁冷聲說道。

“陛下,您應該瞭解七皇子,他的脾氣執拗,您要是這個時候動了他身邊的人,他是不惜會玉石俱焚的。



王公公急忙說道。

“哼,那麼你去警告陳滄海,要是他敢對朕的兒子出手,朕傾舉國之力,也要將其格殺,另外警告他,你去找他的事情不許告訴老七。



秦梁沉聲說道。

“遵旨!”王公公鬆了一口氣。

他特麼的也怕死啊,要他去拿陳滄海,可不就是去找死嗎?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