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玄幻 >

[總裁豪門--總裁豪門] 帶球死遁後,顧

[總裁豪門--總裁豪門] 帶球死遁後,顧

  • 狀態:連載中
  • 分類:玄幻
  • 作者:佚名-zhangzhongshu
  • 更新時間:2024-06-30 16:22:56
[總裁豪門--總裁豪門] 帶球死遁後,顧

簡介:誰都以為顧晏從來冇有愛過宋念,就連他自己也從未承認過。可自從與她退婚後,那場車禍,將她從他的世界裡奪走四年。再次見到她時,昔日光芒萬丈的女人,身殘了,心傷了,他心疼的厲害。越想靠近,她越躲的越遠,“顧先生,求你,放過我。”她哀傷而絕望的乞求,換來他雙眼猩紅,“這輩子,下輩子,下下輩子,隻要有你宋唸的地方,我顧晏都不會放手!”

開始閱讀
精彩節選

-

四年後,華城。

位於郊外的高爾夫球訓練場,此時已經安靜下來。

偌大的草坪上,出現的纖瘦身影,將散落在各個距離點的球一一撿起來。

如果細看,還能看見她的腿有些微微吃力。

終於,當這片區域的球全都撿好後,她席地而坐,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。

“林蘇,你還冇走啊?”

身後傳來聲音,林蘇望過去,有些吃力的從地上站起來,連忙將口罩帶在臉上,遮住了她半邊臉上的疤痕。

“主管,我剛忙完,這就準備走了。



“如果你現在有時間的話,幫我個忙。



“是什麼?”

“是這樣的,待會有幾個客人會來我們訓練場,如果你方便的話,留下來幫我接待一下。



“我嗎?”

她指了指自己,主管點點頭,“算加班費的,不過如果你趕時間的話,那我再找彆人吧。



“不用,我可以的。



她連忙開口,“那我去換件衣服,待會過去。



當林蘇換好衣服來到貴賓休息室的時候,主管已經站在門口了,看見她,特意吩咐道。

“裡麵的客人很重要,你待會機靈點。



“好,我明白。



接過主管遞過來的東西,敲了敲門,聽到裡麵傳來聲音,這才低著頭推門而入。

“您好,這是您需要的東西。



話音落下,原本喧鬨的休息室突然安靜下來,讓她下意識抬起頭。

呼吸一滯,那些屬於曾經的回憶,像是潮水,頃刻間席捲而來。

她緊緊拿著托盤,強迫自己鎮定下來,是他,顧晏,他怎麼會在這裡。

林蘇壓抑著內心的複雜情緒,那種慌亂,讓她恨不得奪路而逃。

四年,她以為再也不會看見這個人了,可是冇想到,命運竟然會這樣安排,在她在最狼狽的時候碰到他。

深吸了口氣,她將耳邊的口罩往上拉了拉,確保不會被髮現,慢慢端著托盤朝那些人走去。

每靠近一步,她都感覺到自己的心臟快要跳出來,好不容易走到跟前,準備彎腰放下盤子時,聽到一聲嗤笑。

“這地方怎麼弄了個瘸子來當侍應啊。



林蘇手指一緊,抬眸望去,坐在顧晏身邊的年輕男人,玩世不恭的臉上,浮著一抹戲謔。

“不好意思,貴賓區的侍應請假了,我是過來臨時幫忙的,如果您有什麼吩咐,請儘管找我。



壓著嗓子說完這些話,林蘇連忙收回目光,剛纔她餘光望去,好像顧晏並冇有認出她來。

當她轉身準備離開的時候,身後突然傳來聲音,“你會泡茶嗎?”

林蘇肩膀一緊,手下意識收緊,“不好意思,茶藝師今天已經下班了。



“不用茶藝師,你看著給我泡一杯。



聽到顧晏的話,林蘇很想拒絕,但此時,先前那個年輕人又開了口。

“給你,泡杯茶,這錢就是你的。



“砰”的一聲,隻見桌上被甩了一遝錢,望著那遝錢,林蘇不禁垂下眸。

那些錢,幾乎抵得上她一個月的薪水,她很需要這些錢。

“好,我去泡。



內心的掙紮冇有持續多久,她走到茶藝桌前,望著那張黃花梨製成的茶桌,慢慢坐下。

此時不遠處又開始聊起天來,她安靜的坐在那裡,彷彿置身事外,直到將茶泡好,她站起身。

“您好,茶泡好了,請慢用。



“端過來。



顧晏再次開口,林蘇抿抿唇,戴著口罩的臉上,已經溢位薄汗,讓她有些呼吸不過來。

“怎麼?不想要這些錢了?”

聽到他再一次開口,林蘇目光望向那遝錢,短短幾米的距離,她最終還是將茶盞端起,一步步走到他麵前放下。

“請慢……啊。



手突然被攥住,她驚呼而出,下意識目光望向對方。

“你是誰?”

顧晏抓著她的手,眼睛望著她,那目光深不見底。

“先生,我是這裡的員工。

”她不禁用力甩開他的手,倉皇的往後麵退去。

“您慢用,我先出去了。



她朝門口快步走去,因為走的快,腿腳就更加不便,但此時她根本顧不上,她害怕被顧晏知道自己冇死。

“等等!”

身後傳來聲音,林蘇的手已經握在了門把手上,她聽到身後的腳步聲由遠及近,整個背部因為緊張而繃緊了。

“你忘記拿錢了。



垂下的手,被攥起,她望去,顧晏將那遝錢塞到了她的掌心,隨後看也冇再看他,轉身離開。

“謝謝先生。



她壓住聲音裡的澀意,說完走出包廂,快速走到安全通道的拐角。

漆黑的樓道,林蘇死死攥著那遝錢,眼淚落的無聲無息,將整個口罩都浸透了。

四年的時間,她以為死過一次,所有的事情,都可以忘記了。

這幾年,她經常會在媒體上看見顧晏的名字,知道宋氏被收購後,已經恢複了曾經的繁華。

甚至知道,在她車禍之後,顧晏找了她很久,直到兩年後,纔在報紙上登出她失蹤兩年被宣告死亡的訊息。

現在的她,早就不再是曾經的宋家大小姐,甚至她連宋念這個名字,都不再屬於她。

那些曾經的恨與愛,已經隨著那場車禍煙消雲散,她現在隻是林蘇,一個球場的撿球員,過著最底層的生活。

好不容易將眼淚止住,耳朵上彆著的耳機傳來聲音。

“林蘇,你在哪?”

聽到主管的聲音,林蘇連忙緩和下情緒,“主管,不好意思,我剛纔去洗手間了。



“哦,這樣啊,貴賓室的客人去打球了,不需要服務了,你可以回去了。



“好,我知道了。



緩緩將耳機取下,林蘇靠在牆邊,將口罩摘下,擦乾眼淚,當她從安全通道出來,準備回更衣室的時候。

突然間,寂靜的通道內傳來腳步聲,緊跟著,她聽到熟悉的聲音在身後響起。

“你叫什麼名字?”

林蘇腳步一頓,冇有回頭,口罩被攥在手心裡,呼吸在這一刻彷彿停止了,她低著頭,靜靜地站在原地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