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玄幻 >

[總裁豪門--總裁豪門] 帶崽出逃:陸總

[總裁豪門--總裁豪門] 帶崽出逃:陸總

  • 狀態:連載中
  • 分類:玄幻
  • 作者:佚名-zhangzhongshu
  • 更新時間:2024-07-01 14:15:13
[總裁豪門--總裁豪門] 帶崽出逃:陸總

簡介:發現自己纔是替身後,陸懷征破防了。“嘉柔,既然我和我哥長的那麼像,那你就把我當成我哥吧。”發現自己被借種後,慘遭拋棄,陸懷征發瘋了。“徐嘉柔,上次我跟你說小三的事,我想好了,我願意做小三。”發現徐嘉柔對他的好是裝的,給他的愛是假的,看他的每一秒,心裡想的都是他哥,陸懷征直接黑化了。“哥哥可以,為什麼我就不可以?我比我哥差在哪了?”龍城無人不知,站在金字塔頂端的陸懷征有個隨叫隨到,懂事貼心的金牌秘書兼情人。徐嘉柔二十歲就跟了他,陸懷征隻有一個要求,彆對他動心。徐嘉柔很聽話,在他的婚禮前,悄然退場,並帶走他的血脈。陸懷征這才發現,原來他纔是最傻的,淪陷於虛情假意的溫柔陷阱裡,無法自拔。怒不可遏的男人掘地三尺,找到她的時候,聽到她對陸言禮的質問:“我以為你死了!我就想生個和你長得像的孩子,這樣我的餘生也就有了盼頭!”假死歸來的白月光在她麵前懺悔。陸懷征推開門,雙眼猩紅。“哥,你都不能生育了,你一定會對我和嘉柔的孩子視如己出吧?。”

開始閱讀
精彩節選

-

徐嘉柔扣住白筱筱的手,“白小姐,你近視多少度?”

“什麼?”

徐嘉柔向前一步,讓白筱筱看的清楚,“我脖子上戴的,根本就不是兩千萬的項鍊,玻璃和鑽石,你都分辨不出來嗎?”

白筱筱的臉,瞬間漲紅。

“你戴的明明就是瑪格麗特女王,我不會認錯的!”

徐嘉柔抬起自己的另一手,“陸總拍下的項鍊,一直在保險箱裡,這麼昂貴的項鍊,我連碰都不敢碰,更彆說戴了。



白筱筱徹底懵了。

徐嘉柔推開她的手,走到白洛初身旁。

她打開保險箱,超淨體的鑽石,即使在昏暗的燈光裡,也依舊能散發出璀璨的光芒。

“這是陸總送白小姐的禮物,請白小姐笑納。



白洛初被鑽石的光芒晃了眼,她看向陸懷征。

男人就問她,“不喜歡嗎?”

白洛初連忙搖頭。

“太貴重了。



“你值得。



這三個字,墊定了白洛初在陸懷征眼裡的分量。

白洛初臉紅了,羞赧道,“懷征,幫我戴上吧。



白洛初撩起墨色長髮,陸懷征起身,拿起項鍊。

徐嘉柔眨了眨乾澀的眼睛,鑽石的光芒刺痛了她的眼睛。

陸懷征手中最好的東西,永遠都落不到她身上。

18世紀的古董鑽石項鍊,被戴在白洛初脖子上。

包廂裡的其他女伴,發出羨慕的驚歎。

“洛初姐,你戴著好好看!”白筱筱又往徐嘉柔脖子上看去,囂張的扯起唇角,“有真貨做對比,仿品就顯得粗糙又劣質!”

徐嘉柔自嘲的笑了笑,表示認同白筱筱的話。

白筱筱以為徐嘉柔會無地自容,卻發現自己是一拳打在棉花上,反而她顯得咄咄逼人,尖酸刻薄。

“徐秘,你為什麼要戴一條仿品?”其他公子哥的女伴在問她。

“佳士得將瑪格麗特女王項鍊,展出的時候,我就很喜歡,所以買了類似的仿品。



白筱筱又陰陽怪氣起來,“戴仿品項鍊出現在洛初姐麵前,你是故意的吧!”

徐嘉柔摘下自己脖子上的項鍊,順著白筱筱的話道:

“鐘助說,我戴這條項鍊挺好看的,白小姐看這條項鍊不順眼,那我摘掉就是,”

白筱筱聽到她突然提起鐘助理,她臉色如同被打翻的調色盤,變得五彩斑斕起來。

白筱筱整個人蔫了,低著頭,乖順的坐回白洛初身旁。

“既然真品已經出現,那這個仿品,能借我玩玩嗎?”

傅家的小少爺吊兒郎當的倚靠在沙發上,聲音張揚。

徐嘉柔將手裡的玻璃項鍊,遞給傅聞野。

男人被她逗笑了,“這有什麼好玩的?我想玩的,是徐秘書你呀!”

傅聞野歪著腦袋,問陸懷征,“讓徐秘書陪我一晚,陸爺捨得嗎?”

白筱筱的眼睛裡,燃起興奮的光,這下,又有好戲看了。

“小野!”白洛初眉頭微顰,似不讚成傅聞野的提議。

徐嘉柔怔了一下,看向陸懷征,等待他做出裁決。

“你想要她?”

男人的聲音裡聽不出一點情緒。

“拿去吧。



有什麼東西,在徐嘉柔身體裡,“咯吱”一下斷了,頃刻間,寒意席捲全身。

傅聞野大笑出聲,“陸總好大方!”

陸懷征的聲音,再次響起,“把你的秘書,也借我玩一晚。



他的聲音裡冇有詢問的意思。

傅聞野愣了一下。

陸懷征扯起唇角,笑意殘忍,“我覺得換著玩,更有意思!”

“好!”傅聞野大手一揮,直接將坐在自己身旁的秘書推了出去。

她猝不及防的,往陸懷征身上撲去。

眼看著她的臉,要埋入男人的雙腿間。

下一秒,傅聞野秘書的身子突然頓住了。

連她自己也感到驚訝,低著頭保持著雙膝跪地的姿勢,看到陸懷征的鞋底,踩在她的腰腹上。

“陸總,不好意思。



傅聞野的秘書叫阮恬,她討好的笑著,扭著身子,把自己傲人的資本,往男人的鞋頭裡送。

徐嘉柔坐在陸懷征身旁未動,冰涼的手觸上男人的手背。

“懷征,彆這樣。



她近乎哀求,蒼白的手卻被男人推開。

“徐秘忘了自己是什麼身份了?”

徐嘉柔的臉一陣青,一陣白,像乾枯的玫瑰,一碾就碎。

高高在上的陸氏繼承人,如端坐在雲端,她和阮恬一樣,是低賤的螻蟻,和供人消遣的玩物。

隻有玩具,纔可以隨意置換。

他不是她的徐今安,他是殘忍的暴君。

“坐過去。

”陸懷征的聲音,像一盆冰水,直接往她胃裡倒。

“徐秘!”

傅聞野長臂伸來,將徐嘉柔拽向自己。

她跌坐在傅聞野身旁,男人扣住她的下巴,視線在她的臉上,描摹了一遍又一遍。

傅聞野笑的放肆,“徐秘書若把我伺候好了,說不定能得道飛昇!”

傅聞野扣住她的肩膀,強行將她提起來,“走!我們去開房!”

徐嘉柔往陸懷征那邊看,乞求的眼神惹來白筱筱一聲嘲笑。

“怎麼?”傅聞野輕嘖了一聲,“跟我開個房還要向陸爺請示?”

徐嘉柔心尖顫動,隻問還坐在沙發上,不動如山的深沉男人,“陸總,可以嗎?”

包廂內的氣氛凝固了,所有人都不自覺的屏息凝神,注視著兩人。

昏暗的光線,在陸懷征臉上落下深刻的陰影,也在他狹長的眼眸裡,覆蓋上一層濃霧。

傅聞野笑的邪肆,他先開了口,“要不,我們開兩間房吧。



他躍躍欲試的說,“看看誰,最後從房間裡出來!”

白洛初實在看不下去了,她吐出一口濁氣,對陸懷征說,“我想回去了。



男人和她說話的聲音,是少有的溫柔,“我讓司機送你。



“你不送我回去嗎?”白洛初嘟著嘴,腮幫子微鼓。

陸懷征往傅聞野那邊抬了抬下巴,“小傅爺在對我宣戰,我怎麼能當逃兵?”

白洛初沿著嘴唇,舉起握緊的拳頭做出要揍傅聞野的樣子。

白筱筱拉住白洛初的手,“堂姐,我們先走吧,陸總他有分寸的。



至於傅聞野有冇有分寸,那就說不準了。

白筱筱拉著白洛初起身,幸災樂禍的瞥了徐嘉柔一眼。

“徐秘書,你要好好享受今晚哦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