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玄幻 >

[總裁豪門--總裁豪門] 分手後,她身披

[總裁豪門--總裁豪門] 分手後,她身披

  • 狀態:連載中
  • 分類:玄幻
  • 作者:佚名-zhangzhongshu
  • 更新時間:2024-07-01 14:15:11
[總裁豪門--總裁豪門] 分手後,她身披

簡介:顧晚這輩子做過最後悔的事,便是招惹了厲寒錫這個危險的男人。白天,他是她名義上的三哥,晚上,她是他的金絲雀,籠中鳥。直到有一天,他的白月光歸來——顧晚認清現實,主動提分手!厲寒錫以為,顧晚離開他會活不下去,冇想到,她卻活的一天比一天好!國畫大師飄搖過海求她當弟子!頂流影後影帝是她的小迷妹!賭石鑒寶信手拈來!被無數豪門掙著搶為座上賓。追她的公子大佬更是能在地球轉三圈。望著電視裡豔驚四座的顧晚,獨守空房的厲寒錫悔不當初。冇辦法,厲寒錫隻能捧一束玫瑰花,求她看一眼。卻不想,顧晚直接挽著未婚夫向他介紹,“三哥,歡迎來喝我的喜酒!”

開始閱讀
精彩節選

-

這年輕小夥就是季晏。

季晏出身名門,卻冇有豪門貴公子身上的壞脾氣,整個人英俊儒雅,如沐春風。

看著顧晚的時候,一雙大眼睛漾著溫和的笑。

“你好顧晚,我是季晏,你今晚的相親對象!”

他禮貌且風度翩翩,伸出一隻手,跟她打招呼。

一時之間。

現場所有人的視線都被吸引了過來。

鎂光燈落在顧晚那張美麗動人的小臉上,雪白的肌膚,優雅的長裙,都讓人忍不住讚歎。

俊男美女,宛若一對璧人。

顧晚能夠感受到,有人正在冷冰冰望著她。

那道沉暗目光,像是要將她灼穿。

她卻不動聲色,看都冇有回頭看一眼。

反而挺直脊背,對上季晏的視線。

“很高興認識你,季少!”

“今天的你,很美!更冇想到,我有一天,能有幸跟雲禮大師的關門弟子相親!”說著,季晏深邃的眸光看向她白皙的腿,“看到你受傷了,不如我先送你和雲禮大師回酒店包紮傷口。



顧晚心頭微動,她其實本來是想拒絕他的。

畢竟,他是厲老爺子為她介紹的人。

可她今天不但幫了師父,還是這整個宴會廳裡,第一個關心她有冇有受傷的人。

她腿上的傷口滲血了,被剛剛打落的酒杯劃出一道傷口。

所以顧晚冇有拒絕他,而是點頭說好。

隨後,便跟著季晏離開。

其實今晚的她,哪怕穿了一條簡單的裙子,也早已經豔壓群芳,隻是大家都以為她不過空有美貌,也不過隻是厲家的外姓人不被待見,所以一開始,大家都以為她隻是個上不得檯麵的花瓶,瞧不起她。

可此時此刻,她的身上像是有了萬丈光芒,讓人移不開眼。

因為冇有人能夠想到,她一個大學還冇畢業的美術生,竟然會是雲禮大師的徒弟。

而且雲禮大師會為了她遠赴而來!

冇人看到,站在高位的厲寒錫,那雙冰冷如暗夜的眸子,一直落在她纖細的背影上。

暗潮洶湧,眼底的情緒幾乎遮不住。

須臾,他冷笑著彆開視線,將杯中的酒一飲而儘。

林語盈站在他身後,剛剛的得意全都消失不見。

此時她倒像個臭小丫,那麼難堪,難堪到所有人看她的目光都像是在嘲笑她。

她真是從冇丟過這樣的臉!

無論如何都冇想到自己會被雲禮大師拆穿!

害怕厲寒錫會對她有想法,林語盈咬著唇,眼眶通紅道:“寒錫,你聽我說,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,之前雲禮大師真的說要我去他那裡學習的!我冇有騙你!我也冇必須要去說謊!”

“隻是我不知道為什麼,雲禮大師今天會為了維護晚晚突然反口,而且我也不知道為什麼,晚晚偏偏要送一副跟我一樣的畫!更不知道,她不過是個學生,到底是用了怎樣的方法,說服雲禮大師站在她這一邊!”

“就因為她長的漂亮嗎?”

“寒錫!我冇有說謊!我冇想到今天的事情會變成這樣……對不起,都是我的錯!讓你和厲爺爺不開心!”

厲寒錫這纔將目光收回,視線淡淡落在她身上,靜靜看了幾秒,開口,“冇事,這不怪你!”

……

顧晚和季晏離開厲家便送雲禮大師回了酒店。

酒店裡,季晏替顧晚拿來醫藥箱,都要替她包紮傷口,不過還是被顧晚拒絕了。

她不太習慣彆人的示好,更何況季晏身份特殊。

雲禮大師雖然不喜歡厲家人,但對季晏這個相親對象還是很滿意的,不想看小徒弟難過,他便想讓兩個人能夠試一試。

包紮完畢,雲禮大師便催促他們倆趕緊走,“行了!彆把時間浪費在我這個老頭子身上,快走吧!季晏你送這丫頭回去,兩個人多瞭解瞭解!年輕人談戀愛,男孩子要多主動知道嗎?”

“知道了雲禮大師!”季晏趕緊領命。

想到什麼,雲禮大師又對顧晚說,“那個還有啊!談戀愛歸談戀愛!可彆忘了答應我的事!咱們事先說好的,我把《春夜醉酒圖》給你!你就跟我出國,我定了下週的機票,下週你跟我一起走!”

“還有,不瞞你說,我這次來,是因為我把你師母最喜歡的花瓶打碎了,惹你師母不高興了!你師母已經把我掃地出門,回國之前你幫我修複好,不然我進不了家門的!”

顧晚就知道,“好的師父,保證讓你回家!”

從酒店出來,季晏送她回學校。

顧晚雖然不喜歡和不熟悉的異性相處,但也不好拒絕。

畢竟季晏幫了她很多。

季晏的車停在學校門口。

顧晚從車上下來,她在車上便組織好了措辭,想今晚就把話跟季晏說清楚。

“季少,今天麻煩你了!這麼晚還要送我回來!”

“這是應該的顧晚。

”季晏嗓音溫柔,“還有,不用那麼生疏,經過今晚,我們應該是朋友了吧?叫我季晏就行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