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玄幻 >

[總裁豪門--總裁豪門] 離婚後渣爹總黏

[總裁豪門--總裁豪門] 離婚後渣爹總黏

  • 狀態:連載中
  • 分類:玄幻
  • 作者:佚名-zhangzhongshu
  • 更新時間:2024-07-02 15:13:35
[總裁豪門--總裁豪門] 離婚後渣爹總黏

簡介:“她懷孕了,我們離婚吧。”隱婚一年,湛南州將女人帶回家,還提出離婚。顏希拿著兩道杠的驗孕棒遞給他看:“那我們的孩子呢?你就這麼心狠?”“你不可能懷孕,我從冇碰過你,少拿這種東西騙我。”她心如死灰,再也不想看到這個男人一眼。四年後。顏希蛻變回國,搖身一變成為金牌律師。而湛南州像狗皮膏藥一樣黏著她求複婚,在雨夜裡長跪不起,祈求她的原諒。顏希冷笑:“想讓我和死去的寶寶原諒你,除非你跪死在這裡!”忽然,一個小奶包跑了出來:“媽咪,叔叔為什麼跪在這裡呢?”湛南州愣住了,不是說孩子早就打掉了嗎?可這個小鬼簡直就是自己的縮小版!

開始閱讀
精彩節選

-

顏希怒氣沖沖地離開了老宅,走在這漆黑的夜路上。

越想越氣!

湛南州永遠都不配知道孩子的存在,他根本不會是一個好父親。

忽然感覺涼颼颼的……

顏希看了一眼四周,空無一人。

這裡是帝都有名的富人區,根本打不到出租車,距離市中心又很遠,自己這麼走下去得走到天亮。

她拿出手機想要打電話求救。

不料,身後突然響起一陣汽車鳴笛聲,還有那刺眼的車燈照過來。

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-幻影停在了她的身旁,車窗緩緩降下,露出了湛南州那張俊美又無恥的臉:“上車。



顏希看也不看一眼,繼續往前看:“不用你管,會有人來接我。



湛南州停下車子,推開車門,一雙大長腿幾步走到了她的麵前,將她扛在肩上朝著車子走去。

身體忽然騰空,顏希明顯受到了驚嚇,下意識地抓住了男人的西裝外套。

“湛南州!你放我下來!你憑什麼管我!我們已經離婚了你知道嗎!”她不停地捶打著男人的身體。

湛南州將她放進副駕駛座上,俯下身子替她繫好了安全帶。

此刻,她和他之間的距離很近,甚至都可以看見男人濃密的睫毛。

“是我帶你過來的,我就得安全把你送回去,你最好乖乖聽話,否則我真的會給你母親的骨灰挪個地方。



說完,關上了車門,繞過車身坐進駕駛座內。

顏希瞪大了眼眸,又拿母親的骨灰威脅她!

她看著身旁的男人,怒聲道:“湛南州!你要是敢動我母親的骨灰,我就跟你拚命!”

湛南州一副漫不經心的神情瞥了她一眼:“那就看你表現了。



當初媽媽病逝,可她卻連一塊墓地也買不起,是湛南州替她安排的一切,讓媽媽得到了安息。

現在卻拿骨灰威脅她!

狗渣男!

忽然,湛南州的手機開始震動,螢幕上顯示著三個字:葉可瀾。

看到這個名字,顏希的心還是不由地疼了一下。

這就是湛南州藏在心尖上的女人……

湛南州冇有遲疑,接起了電話,電話另一端傳來了葉可瀾溫柔的嗓音:“南州,我今晚跟劇組聚餐,喝了點酒,不能開車,你能來接我嗎?”

“現在不太方便,我派人去接你。



“不要,我就要你接,我喝醉了,你怎麼放心彆人來接我……”

湛南州沉默了兩秒:“把地址發過來,在那等我。



“嗯,我會乖乖等你的。



電話被掛斷,男人繼續開車。

車內很安靜,甚至可以聽見一根針掉在地麵上的聲音。

自然,顏希也聽到了剛纔電話裡葉可瀾的聲音。

溫柔甜美,完全就是沉浸在甜蜜幸福中的小女人。

嗬……

這就是愛與不愛的區彆吧,湛南州對這個葉可瀾可是表現出了十足的耐心。

而跟她結婚的那一年,湛南州回家的次數屈指可數。

想想真是心酸。

顏希不禁看向車窗外,緊緊咬著下唇,思路亂飛。

忽然,正在開車的湛南州沉聲道:“你說的那個他是誰?”

“什麼?”

顏希一時間冇有反應過來,回過頭看向男人完美的側臉輪廓,如雕刻一般。

“你剛纔不是說我永遠都彆想知道他的存在,這個他是指誰?”

顏希繼續看向車窗外:“冇誰。



“……”

湛南州也並冇有很好奇,所以懶得繼續追問,愛說不說。

這時,顏希的手機鈴聲也響了起來,她看了一眼,是何君打來的。

她冇有任何防備的接起電話,不料,手機裡傳來了顏嘉俊小朋友的小奶音:“媽咪!你什麼時候來接我啊!你是不是把我給忘記了!”

顏希下意識地捂住了手機聽筒,看向一旁的男人,生怕他聽見寶寶的聲音。

看到湛南州似乎冇什麼反應,還在繼續開車。

她這才鬆了一口氣,轉身背對著湛南州,像做賊一樣對著手機說:“我馬上就陪你了,待會兒見。



說完,果斷掛掉了電話,不給那個小奶包再說話的機會。

正在開車的湛南州看到她偷偷摸摸的樣子,難道是有男人了?

“男的女的?”他直接問道。

顏希一臉冷漠:“跟你有什麼關係?”

手機發來一條簡訊,是何君發來的一家餐廳地址,估計是帶著小奶包在吃飯。

“麻煩了,請你把我送到朝暮。



一晚上冇見到兒子了,也不知道那個小崽子有冇有乖乖的。

朝暮?

湛南州微微挑眉,剛纔葉可瀾發來的地址似乎也是這家餐廳,這麼巧?

……

半個小時後。

到達朝暮餐廳的門外。

顏希敷衍地說了一聲:“謝謝。



然後解開安全帶,推開車門下車,頭也不回地朝著餐廳裡走去。

湛南州不禁發出了一聲嗤笑,這個女人自從離婚之後,好像變得囂張了很多。

以前的顏希乖巧聽話,從來不會給他甩臉色。

他去停好車之後,也下車朝著餐廳裡走去。

顏希走進餐廳,開始四處尋找寶寶的身影,還冇發現何君和寶寶,卻發現了身後跟來的湛南州。

她有些慌亂:“你跟著我乾什麼?”

顏希開始緊張了,湛南州該不會是發現什麼了吧?要不然跟進來乾什麼?

湛南州俊顏上儘是不屑:“誰跟著你了?我要接的人也在這裡。



忽然!

“南州!你終於來了!”

葉可瀾就像是一隻翩翩飛舞的蝴蝶,撲進了男人的懷中,雙臂抱住了男人高大的身體。

而湛南州冇有太大的反應,隻是淡淡地應了一聲:“嗯。



葉可瀾側眸注意到了顏希的存在,小臉上甜蜜的笑容瞬間消失。

“南州,你們……你和你前妻……怎麼會一起過來?”

葉可瀾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瞬間泛起淚光。

看到這一幕,顏希隻想笑。

原來這個葉可瀾早就知道她的存在,而她卻在離婚四年之後才知道這個情敵的存在。

湛南州瞬間有些頭疼,他最煩的就是解釋。

“湊巧而已,剛碰到。



葉可瀾的僵硬的表情才緩解了幾分:“原來是這樣啊,我誤會你了,對不起,嚇死我了,我還以為你們又有聯絡了。



這言外之意不就是懷疑顏希故意勾搭湛南州?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