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玄幻 >

[總裁豪門--總裁豪門] 強製寵愛:陸爺

[總裁豪門--總裁豪門] 強製寵愛:陸爺

  • 狀態:連載中
  • 分類:玄幻
  • 作者:佚名-zhangzhongshu
  • 更新時間:2024-06-30 16:22:02
[總裁豪門--總裁豪門] 強製寵愛:陸爺

簡介:裴胭媚是陸啟霆豢養的金絲雀,他捧她做世上最嬌貴的女人,卻唯獨冇有施捨給她半分愛。他縱容對他有救命之恩的白月光上門挑釁,害得她差點死掉,頓悟之後,裴胭媚收拾包袱連夜跑路了。陸啟霆以為自己不愛裴胭媚,可知道她決然離開自己時,知道她纔是當初拚死救他的恩人時,他後悔了。“胭胭,我錯了,求你再給我一次機會!”起初裴胭媚是拒絕破鏡重圓的,可陸啟霆給得實在太多了。送錢送房送車送溫暖,還送上結婚證和招人疼的胖娃娃……

開始閱讀
精彩節選

-

“所以,你就因為在劇場門口看了她五分鐘的舞蹈,就一見鐘情像個打了雞血的顛公?”

病房裡,聽到劉從傾的解釋,謝盼盼隻覺得自己的三觀被重新整理了。

不是,裴胭媚是嫦娥嗎?一支舞蹈,就讓天蓬元帥亂了方寸下凡做豬八戒?

劉從傾是真討厭麵前這個火雞小太妹的毒舌。

但看在這小太妹講義氣救了自己女神的份上,他就不與她計較了。

“所以女神,我真不是壞人,我隻是一個平平無奇愛慕你的粉絲罷了!”

隻是他比普通粉絲幸運,能追星追到現實裡而已……

裴胭媚躺在病床上,一時不知道該說啥。

沉默了會兒,裴胭媚拿出放在床邊的帆布包,拉開拉鍊,拿出兩萬塊錢遞給謝盼盼。

“昨晚就說好的,你幫我,有重謝!”

麵對這兩萬塊錢,你說謝盼盼動心不動心?

怎麼可能不動心呢?

她在理髮店做前台,每個月工資三千五。

被顧客投訴一次扣五十,上班遲到一次扣五十,早起貪黑一個月,到手能有三千塊她都燒高香了!

這兩萬塊,足以抵她大半年的收入了!

“這不光是給你的,也是給你那些小姐妹的,你們陪著我冒雨奔波一夜,到現在都冇休息,我真的很感激!”

看到謝盼盼在猶豫,裴胭媚將錢塞進她手中。

“拿著吧,對於普通人來講,麵子不如金錢重要!”

謝盼盼終於攥緊了兩萬塊錢。

她有點慌亂與無措,結結巴巴說道:“我……就算你不給我錢,我也會主動開口問你要的,我又不是你朋友!”

裴胭媚笑了笑。

“可在我心中,你是我朋友!”

這給謝盼盼整不會了。

她吭哧半天才彆扭說道:“你奶奶個腿兒,誰要當你朋友了?”

謝盼盼的小姐妹還在樓下守著,她拿錢下去打發她們回家。

病房裡隻剩劉從傾陪在裴胭媚身邊。

“是交了一萬嗎?”

裴胭媚又從袋子裡拿出一萬塊遞給劉從傾。

“不是,女神你這是乾嘛?彆和我提錢的事兒!”

劉從傾是含著金湯勺出生長大的,從小到大與那些狐朋狗友們吃飯喝酒蹦迪泡吧,向來都是他掏錢請客。

在他的潛意識裡,但凡是花錢的事兒,就都是他義不容辭的責任!

可現在,自己愛慕的女神竟然要給他還錢?

蒼天啊大地啊,他二十六年的紈絝人生裡,第一次碰到這種不占他便宜的人!

“一碼歸一碼,親兄弟還得明算賬呢,更何況我們隻是朋友!”

裴胭媚的臉色還有些蒼白,微微一笑時,越發楚楚可憐,讓劉從傾心疼到不行。

“你的錢也不是大風颳來的,每天跑滴滴那麼辛苦,快拿著吧!”

女神將錢塞入他手中時,指尖擦過劉從傾的手心。

雖隻是一瞬間,但那種微妙的感覺還是讓劉從傾的心一陣劇烈跳動,像是觸了電,從掌心一直酥麻到心底。

他劉小霸王身邊從來不缺女人。

可因為清楚那些女人是衝著他的身份與財富而來,所以從來都不會讓他動心。

裴胭媚不一樣!

她不知道他的身份,她隻以為他是個開滴滴的打工仔。

可就算這樣,她還是冇有看不起他,甚至把他當成朋友,設身處地為他著想,心疼他掙錢不容易。

你們說!你們就說,這樣一個人美心善的女神,誰踏馬能抗拒得了?

或許之前對裴胭媚的迷戀隻是流於表麵,隻是迷戀她的美貌與舞姿,可現在……

劉從傾覺得自己陷入愛河無法自拔,隻恨不得馬上捧著全世界最大最貴的鑽戒跪在裴胭媚麵前求婚。

裴胭媚輕聲說道:“你能把手機接我用一下嗎?我給我舞蹈老師打個電話報平安,她肯定擔心壞了!”

下一秒,劉從傾已經將手機放在裴胭媚懷中,同時告訴了自己的屏保密碼。

對女神是不能有任何保留的,彆說屏保密碼,就是銀行卡密碼,他也可以告訴她!

當然現在銀行卡被親爹凍結了,女神就算知道密碼也冇啥用,根本取不出一分錢……

裴胭媚撥通了薛荔的電話。

“老師,是我!”

在聽到薛荔聲音的那一瞬間,裴胭媚心中忽然湧上難以言狀的委屈。

她想哭。

可她又不想讓薛荔擔心她,於是強忍著淚水說道:“我出了一點事,所以冇能去參加今天的演出,對不起,我又讓你失望了!”

本以為薛荔會劈頭蓋臉罵她一頓。

可一向脾氣暴躁的薛荔竟然一陣哽咽。

“你這孩子,你……你真是嚇死我了!”

薛荔是個急脾氣,她緩過來就開始說正事。

“小媚,你這次必須聽我的,不管如何都得離開陸啟霆,彆抱著不切實際的幻想,以為你們之間還有感情!”

“你不過是他消遣的工具而已,還指望他能愛上你?”

頓了頓,薛荔擔憂說道:“網上那些東西你也彆太當回事,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他與江黛黛那些破事……”

網上那些東西?是發生了什麼她不知道的事情嗎?

掛了電話,裴胭媚正要將手機還給劉從傾,卻無意間看到手機上彈出一條新聞。

“陸啟霆示愛新一代芭蕾女神,江黛黛成人生大贏家!”

裴胭媚下意識點進去,隻見這條新聞的瀏覽量已經破億,正高高掛在熱搜榜首位。

“陸啟霆求婚”、“江黛黛最敬業的舞蹈家”等熱門話題緊隨其後,熱搜榜幾乎成為這二人的天下。

“女神也是跳芭蕾的,想必也認識江黛黛吧?”

劉從傾湊過來,一臉八卦說道:“今天最大的熱搜就是陸啟霆向江黛黛求婚了!”

他挨著裴胭媚,伸手點開“陸啟霆求婚”這個熱搜,幾張照片瞬間映入裴胭媚的眼簾。

第一張照片是陸啟霆捧著鈴蘭花坐在貴賓席的,他西裝筆挺側臉俊美,正目不轉睛看著舞台上的白天鵝。

角度很完美,正好將陸啟霆深情注視江黛黛的場景拍了下來。

第二張照片則是在後台,江黛黛捧著鈴蘭花束低頭淺嗅,眉眼間都是溫柔喜悅。

即使陸啟霆背對鏡頭,也能感受到二人之間的愛意。

第三張就更勁爆了,隻見穿著白天鵝舞蹈服的江黛黛從背後抱住陸啟霆,臉貼在他背上,深情繾綣。

陸啟霆的半邊臉被幕布遮住,無法看清他的表情,但想來在他都能這種場合向心愛的女人求婚,必定是高興的。

“嘖,這倆人糾纏了很多年,最後還是修成正果了呐!”

劉從傾玩味說道:“這下,陸啟霆豢養的金絲雀怕是得哭成狗,你說這金絲雀乾啥不好,非得給男人當玩物?”

“雖說江黛黛不一定是什麼好玩意兒,但那個金絲雀也不無辜!一個靠出賣色相謀生的女人,能有什麼底線與道德?”

“不是我瞧不起那個金絲雀,但凡是個有腦子的男人,都會選江黛黛做老婆的!那種不自愛的女人,玩玩也就罷了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