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玄幻 >

[總裁豪門--總裁豪門] 閃婚老公是千億

[總裁豪門--總裁豪門] 閃婚老公是千億

  • 狀態:連載中
  • 分類:玄幻
  • 作者:佚名-zhangzhongshu
  • 更新時間:2024-07-02 15:13:37
[總裁豪門--總裁豪門] 閃婚老公是千億

簡介:一心沉迷賺錢的許雨晴,被父母催婚催得頭大。為了能安心搞事業,她決定跟相親的搬磚工人對象閃婚。老公一清二白,還帶兩個拖油瓶。沒關係,反正她也是為了結婚而結婚,不介意當後媽。隻是,結婚後,果園越來越大,事業越來越旺,錢包越來越鼓。她以為老公有旺妻命,直到,老公的青梅竹馬找上門來,甩給她一張千萬支票,“離開他,你想要多少錢都可以。”許雨晴傻眼了。原來她老公根本不是工地搬磚的,而是廣城首富沐氏集團身價千億的繼承人!陰差陽錯嫁入豪門,許雨晴一臉懵逼:“那,能離婚嗎?”沐長風將人往懷裡一抱,“敢跑,不要我為你承包的豪華大果園了?”

開始閱讀
精彩節選

-

“這件事等咱們見了麵,晚上再說吧。



許雨晴嗯了一聲,“冇什麼事,就這樣了,我先忙。



“好。



許雨晴掛了電話。

沐長風還盯著手機看,歐陽衛進來時,就是看到自家老闆這副深思的樣子。

“盯著手機看能看出一朵花來?”

歐陽衛調侃著,隨即把許雨晴的資料放到沐長風的麵前,說道:“一個小時幫你搞定,給你,記得給我加獎金,像我這種有效率有速度的員工,多是的人想撬你牆腳。



一副“你好好珍惜我”的樣子,成功地賺來了他家老闆的一記白眼。

沐長風拿起了許雨晴的資料來看,嘴上說道:“給你的獎金還少嗎?”

身為他的總特助,得力乾將,歐陽衛在大沐集團的地位那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了,年薪是同行中最高的一個。

“明後兩天我不回公司,有需要我處理的緊急檔案,今天都送過來。



“你去哪裡?出差?”

“你是老闆還是我老闆,我去哪裡要向你交待得清清楚楚的?”

歐陽衛撇撇嘴,說道:“當我不真知道,你去找女人。



“舌頭那麼長,要不要我幫你剪一截?”

“謝了,不用。



沐長風抬頭看他。

歐陽衛趕緊說道:“我馬上滾出去做事。



“不用滾了。

用走的吧,這麼大個人,滾出去,能把我的秘書都嚇死。



歐陽衛:“……”

半晌,他坐下來。

“老闆,咱們於公是上司下屬的關係,於私,是好朋友,我也是關心你,你就不能告訴我,這是怎麼一回事?你看,你不告訴我,我的好奇心被吊得半天高,都無心工作,老是在猜測。



“許雨晴是我兩個孩子的媽。



“親媽?”

沐長風又賞他一記白眼,歐陽衛馬上改口,“你真是給兩個孩子找媽呀?他們的親媽又冇死,你花點人力物力去找不就行了,何必再給他們找一個媽?”

提及兩個孩子的親媽,沐長風的臉色肉眼看得見的陰沉,“彆在我麵前提孩子的親媽!”

知道兩個孩子的親媽乾過什麼事,歐陽衛道歉:“對不起,我以後儘量不提。

秦凡和秦月問你要媽了?上了幼兒園,看到其他小朋友都有爸爸媽媽,他們卻隻有爸爸,冇有媽媽,會問你也是正常的。



“等等,你的意思是說,許雨晴是你老婆?”

隻有許雨晴是沐長風的老婆了,才能給兩個孩子當媽。

沐長風看歐陽衛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個傻子似的。

歐陽衛:“……”

他是不敢相信。

下一刻,他從沐長風手裡拿回那份資料,掏出手機把資料上的許雨晴的相片拍下來,嘴上說道:“這是她的生活照,比你發給我的相片要清晰很多,我得好好地記記她的樣子,咱們的總裁夫人呢。



沐長風由著他。

許雨晴的生活照很隨性,落在他的眼裡,給他一種很舒服的感覺,就是她戴的那副眼鏡稍微大了點。

“這件事,替我保密,短時間內,我不打算公開。



他和她屬於閃婚,彼此都不瞭解對方,總要熟悉一下,相互瞭解,他纔會公開他們的關係。

“還有,替我在廣城酒店附近的那個工地裡安排一個名額,掛個名就行。



做戲做全套。

就算許雨晴心大不過問,許家人能不查不問?

既然許雨晴認為他是在工地上搬磚的,那就在工頭那裡那個名,讓許家人能查得到他這個農民工女婿便可。

“好。



歐陽衛的好奇心得到了滿足,也不話嘮了,老闆吩咐他做什麼,他就去安排。

……

望牛村是許雨晴所在的那條村子,因為村子裡的一座高山遠看像一頭牛,在村子裡都能望到那座高山,故取名望牛村。

沐長風麵對的是好友歐陽衛的八卦,許雨晴麵對的是她的母尚大人。

“叫你帶上相片,你偏不帶,叫你多配一副眼鏡隨身帶著,你也不聽,現在好了,認錯人,相錯親,你丫的還膽大包天,直接領證結婚,你這是……氣死我了!”

許母站在一棵高大的荔枝樹底下,兩手叉腰,抬頭衝著樹上的小女兒罵著。

偏又怕被彆人聽見,丟臉,罵人還得壓抑著音量,明明一副咬牙切齒的樣子,偏偏音量不大,威力不足。

許雨晴往下麵扔了一把荔枝。

許母眼明手快,敏捷地接住了那把荔枝,又罵開了:“你彆亂扔,扔在地上摔爛了,這一把荔枝少說也有一斤重,現在荔枝剛上市,還死貴死貴的,一斤都得二十幾塊錢呢。



許雨晴種的荔枝品種是有兩種,一種早熟,一種是晚熟的糯米糍。

早熟的現在上市,搶了先機,價錢高。

晚熟的,則是彆人都冇有了,她還有,價格依舊能叫高一點。

做生意不就是這樣,人無我有,人有我優,人優我特,人特我轉。

“媽,給你嚐鮮的。



許母不客氣地摘了一顆荔枝來吃,邊吃邊說道:“你說你閃婚就算了,也不把我女婿帶回來讓我看看真人,媽是過來人,經曆得比你多,看人的眼光也比你準,幫你看看有冇有人被人騙。



“媽,你放心,你女婿飛不了啦,他下午接了兩個孩子就過來,你現在回去殺雞宰鴨還來得及的,去鎮上的超市買些孩子們愛吃的零食回來,招待一下你的兩個外孫。



許母:“……”

催婚催得過份了,小女兒不但給她找了個女婿,還帶著兩個便宜外孫。

“我叫你爸去市裡打聽,要是工地上冇有沐長風這個人,你就是被騙了。



“我相信他不會騙我。



許雨晴覺得沐長風是個好人,不會騙她的,再說了,她又不是國色天香,風華絕代的大美人,還欠著過百萬的債務,騙她是圖她什麼?圖她有百萬的債務嗎?

“他下午真的會過來?”

許母掏出自己的手機來看了看時間,已經是下午了呀。

“那我趕緊回去,叫你爺爺燒水殺雞,我去鎮上再買點菜回來,水果就免了,你果園裡摘一點帶回去。



許母嘴上是罵著女兒閃錯婚,聽說女婿傍晚要過來見家長,馬上就不罵人了,風風火火地跑下山去,往家裡而去,準備豐盛的晚餐來招待她家小女婿。

許雨晴嘀咕一句:“不嫁人,整天唸叨,耳邊不能清靜,嫁了人,還要唸叨,依舊不得清靜。



還好,現在把她媽支走了,否則她能被老媽念得頭暈,從樹梢上栽下去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