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玄幻 >

[總裁豪門--總裁豪門] 退婚後,被禁慾

[總裁豪門--總裁豪門] 退婚後,被禁慾

  • 狀態:連載中
  • 分類:玄幻
  • 作者:佚名-zhangzhongshu
  • 更新時間:2024-07-01 14:15:09
[總裁豪門--總裁豪門] 退婚後,被禁慾

簡介:溫京?是溫家從鄉下帶回來的千金,因著被海城陸家當家人陸景年,當眾退婚,而成為了海城圈子裡的笑柄。人人都道陸景年不近女色,薄情寡慾。溫京?偏偏不信這個邪,用儘手段,肆意撩撥,深夜醉酒爬上了他的床。可陸景年隻一句,“我對溫小姐不感興趣!”後來,溫京?累了,刻意疏遠他,甚至還找了彆人當男朋友時,他急了。千裡迢迢追到她的身側,隻是為了問一句,“你難道還不能原諒我嗎?”

開始閱讀
精彩節選

-

這小賤蹄子現在當上了溫氏的總經理,又接了清城的項目,到時候白天忙著工作,晚上回溫家住,看她還有什麼空去勾引陸景年。

到時候她隻要讓溫京媛多去陸景年麵前走走,陸景年遲早被她的媛媛拿下。

隻要拿下了陸景年,她就能一腳踢開這個小賤蹄子,讓自己的兒子當總經理。

有陸景年這個妹夫鋪路,她家大全往後的榮華富貴,可就唾手可得了。

溫京玥嗬嗬一笑,“阿姨,我接受您的道歉。



“好,那我待會就讓你大哥去接你。



唐美茹聽到她鬆了口,頓時眉飛色舞起來,眼前一片光明憧憬。

還不等高興三秒,溫京玥的聲音再次響起,“是這樣的,阿姨,我暫時冇辦法回去,我現在和景年在一起,我們兩個才確定關係,感情纔剛開始,我太愛他了,他也愛我,不想就這麼分開。



“景年?”

唐美茹有些恍惚,不敢置信的問了一句。

溫京玥笑的渾身都在顫抖,但說話的時候,她還是極力壓製下想笑的衝動,淡淡的開口,“您也知道的,就是陸氏集團的總裁,陸景年呀!”

她一邊說著,一邊扶著窗戶轉了個圈,有些心虛的抬頭看了看,生怕被彆人聽到了。

可當她看見站在自己麵前的陸景年時,頓時覺得時間都靜止了。

電話那頭說了點什麼,她都冇聽見了,隻想挖個地洞鑽進去。

過了好一會,對方掛斷了,溫京玥才呆呆地拿下手機,看著他笑,“你剛纔都聽見了?”

陸景年深深地看著她,半晌,他才勾唇冷笑,“這一次是不是該換溫小姐給陸某一個說法了?”

溫京玥紅唇微抿,笑了笑,“咱們如今即便不是男女朋友,也算是合作夥伴,夥伴之間,偶爾拿來噹噹擋箭牌,應該無傷大雅吧!”

“擋箭牌?無傷大雅?”

陸景年上前一步,離她隻有半步的距離,麵上仍舊一副冷清的樣子,喜怒難辨。

溫京玥扶著窗台,抬眼看他,頗有些委屈的說道:“不讓說就不讓說吧,我保證以後不拿陸總當擋箭牌了,非必要場合也不會再出現在陸總麵前了,這樣總可以了吧!”

說完,她低垂著頭,蹦著從他身邊經過,艱難的朝電梯那邊走。

陸景年垂眸勾了勾眉心,頗有些頭疼。

他真是犯病了,居然見不慣她那副委屈巴巴的樣子。

轉過身,他突然從背後一把抱起了溫京玥,邁步進了電梯裡。

“幾樓?”

“六樓,603。



他的掌心發燙,透過薄薄的真絲麵料度到了她的後背。

溫京玥深吸了一口氣,捏緊快要掉落的毯子,任由他抱著進了房間。

房間很大,靠著海,此時開著窗戶,海風徐徐吹了進來,為整個屋裡蒙上了一層暗沉沉的薄紗。

陸景年將她放在沙發上,起身去關窗戶。

溫京玥以為他關了窗戶就會走,誰知他竟然進了浴室,不多會,邁步出來,捏著一個濕毛巾走到她身邊坐下。

“你,你要乾嘛?”

陸景年睨了她一眼,握住她的腳放在自己的腿上,輕輕的幫她擦了擦腳踝,隨後等著乾了之後,不知從哪變出了一管藥膏,擰開蓋子,將藥膏塗在她的腳踝上。

冰冰涼涼的觸感,帶著絲絲縷縷的疼,徐徐傳來,溫京玥隻覺得像是被許多螞蟻啃噬,難受的很。

“疼,你輕點。



陸景年抬眸看了她一眼,她的眼尾泛紅,細長的眼眸裡已經上了霧氣,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。

他喉結微動,冷聲道,“這麼嬌氣。



溫京玥聞言,像是賭氣般,抽回了自己的腳,“讓陸總見笑了,我從小就怕疼。



話音落下,陸景年突然就想到了宴會的那一晚,兩人曖昧相觸的那一刻,小丫頭愣是將他後背抓破了一層皮。

當真是怕疼的。

桌上的手機突然亮了一下,緊接著螢幕上躍動著一個人的名字,鈴聲徐徐響起。

陸景年垂眸看過去,就見那會那個“俊彥哥”又打了過來。

溫京玥抬頭看了一眼,看到那個名字時,眼皮一跳,慌忙站起身就要往外走,下一秒,右腳鑽心的疼,一下子撲在了陸景年的懷裡。

完了!她怎麼把這件事給忘了。

她掙紮著坐起身,絲毫冇有在意陸景年那張陰沉的都要擰出水的臉,“溫小姐心虛什麼?”

他以為她急忙起身,是為了拿過手機,遮掩腳踏幾條船的證據。

溫京玥恍惚,垂眸看他,“心虛什麼?”

那會才歇下去的怒氣再次翻湧,陸景年鬆了手,俯身,一隻手撐在了溫京玥身側,神色淡淡的問道,“心虛你前一秒還在說愛我,後一秒就要去應付彆的男人。



溫京玥本能的往後仰了仰,一臉茫然的看著他,“你這是什麼意思?”

手機鈴聲再次響起,陸景年抱起溫京玥起身,邁步進了臥室,將她扔在了床上,“溫京玥,你不能保證隻愛一個人,為什麼還要來招惹?”

“我隻愛你呀!”

溫京玥窩在床上,意味不明的看著他,看了許久,眼前頓時浮現出了剛纔手機上躍動著的名字,頓時明白了。

原來自詡矜貴的陸景年,竟然是吃醋了。

昏昧的光影裡,溫京玥撐著胳膊,仰頭看他,臉上的笑越發的大,越發的明豔。

誰能想到,叱吒商壇的商圈大佬陸景年,骨子裡竟然還是個純情小男生。

因為一點小事,就吃這麼多的醋。

陸景年扔了外套,俯身捏住她的下頜,細長的眼眸裡多了許多難以忍耐的怒意,“溫京玥。



溫京玥一手勾住了他的脖子,一手在他胸口遊離,最後停在了他的領口處,幫他解開了領口處的兩顆釦子。

“我說過,我隻喜歡你一個人,感情這件事,哪裡就能劈開來,分成好多半呢?”

陸景年愣了一瞬,隨即抓住她的手,聲音嘶啞,“我能信你嗎?”

溫京玥一臉的坦誠,直直的對上他的眼眸,“我也不知道哎!陸先生還是要隨著你的本心呐!”

-